首页 > 武侠 > (女配)仙路慢慢爬 > :一起睡吧

(女配)仙路慢慢爬 :一起睡吧

:一起睡吧

更别说 小丫头今年 统共 才只得 十六岁……又能懂得什么?
这个 时代的花季少女 ,大抵也只有在 出嫁之前的那 一天晚上 ,娘儿 俩 都 羞红 着脸 在 一起独处 ,娘亲 才会简单 到了极点地提点 一二 ,然后 再珍而重 之地赐予一 副**的 绢帛 ,鬼鬼祟祟的 让女儿 贴身 收藏 。当然 ,还有 一块 白绢随身 携带 ,额 ,注明用途 。
然后 再派出娘亲 最 信任的贴身 老 嬷嬷 护送出嫁 ,这个 时候才 开始了 真正 的 那啥 启蒙……就是某些 事情该怎么 做等等 ,由这位忠心耿耿的老嬷嬷 言传身教 ,咳咳咳……
就连 自己的 娘亲对自己 的女儿 也 是羞于启齿 !
所以 独孤小艺能够懂得 这么 多 ,甚至知道生米煮成熟饭这个 暧昧的词语 ,已经是 相当了不起 的 事情了……
独孤 小艺的 不懂 ,却是 最正常 的也 是 最可爱 的 、最纯洁 的 ;反之 ,若然这样 的一个大家闺秀对 这方面什么 都 懂……男人刚说出老汉 她 就能迅速的接上 推车 并自发 地 摆好姿势……这 他**的会 是一件 多么可怕加恐怖的事情?
别的不说 ,在这样 的时代这样的媳妇 哪个敢娶?就算 硬着头皮娶 到家 ,心里 也得 一辈子不 痛快 !
……看着眼前的 这个罪魁祸首 ,管清寒 眼神复杂 ,却也 不知怎地 ,自己明明 因为她 遭了 这么大的罪 ,怎地 全然提 不 起一点 恨的意思 。
不就是 因为她 ,害得 自己 失去了 珍 若性命的处子 之身而且还 承受 了 巨大的痛苦……

天寰体力不支,向我睡吧。我走到一起前,新皇帝既然继位,名分已定。叛军出师无名,我等众志成城,他们自然瓦解。皇上顾命大臣,为尚书崔僧固、太尉长孙乾、吏部尚书杜昭维、户部尚书谢如雅,还有一个为御林军新帅骠骑大将军赵中平。君 莫邪欢乐 的笑 了起来 : 杀人偿命 欠债还钱 ,本就是 天经地义的事情 !幻府 之中 ,也 还是 有 律法府 规存在的 。以我的 能力 ,不要说没那本事 ,就算是 有 ,我也不能妨碍 司法公正吧 。须知王子犯法 ,与庶民同 罪 ! 至于对曹 圣皇 的交代 ,怎 能比得上对 幻 府律 法的交代?个人 影响司法公正 ,这可 是 徇私枉法啊 ,曹 圣皇也 是 明白事理 之人 ,会要我 交代 什么 ,姑娘 此言大 谬也 ,难不成幻 府 世家门人 ,竟是习惯 凌驾于 律法之上吗?……
君莫邪 语重心长的教导了一番 ,更以此提出 异议 ,直接质疑 起 幻府世家的性质 ,这顶帽子 却是大得出 了 号了 !
苗 小苗即时瞠目结舌 。这都 什么 跟什么 啊 ,话怎么 到了这位墨 大少爷 口中 ,须臾之间就 乾坤倒置 了 ,万万想不到战 玉树 等人自 以为 抓 了一副杀手锏 ,谁 想到这 副牌 对君 莫邪竟然 是 全然无用 !这 还不算完 ,还要被 扣一 顶无视法律法规 的大帽子 !这 言辞 也 太犀利 ,太霸道了 吧? !
还有 ,这家伙 也忒 怪了……两名护 卫的死活 ,难道 他便 当真 一点 也不 放在心上?那两 人 仔细算 来 还是他的 同门师兄弟 呢……
难道 此人 之 生性竟凉 薄至此 !惹上人命 官司的 那两人虽说只是曹 国风的 记名弟子 ,却 也 是随侍 在曹圣皇 身边 数十年的老人了 ,纵无辛劳 ,亦有 苦劳 ,听眼前 之人的口气 ,竟是全然 没有 将 其生死放在 心上 ,甚至 是 盼望 此二人受到 律 法制裁而乐见其成 !

只 需要他 能够连续不断的服用仙魂草 一个月 ,一日两次 ,每次三株 。就能够真正 意义 上恢复 战狂 巅峰 时期的全部战力 ,而 还 不会出现 任何的负面 效果 。
所以 战 狂当时也 很无奈 。本来一声 告辞 就能 走 得无影无踪 ,任谁 也找不到 他 , 就算事后找到也 无能奈何他 。但 却因为 那些仙魂 草而 留下了脚步 。
而且 战 狂心中也 清楚 ,看 天柱山 这 样子 ,恐怕 马上就塌了 ;三大 圣地 、天圣 宫 可 说已然覆灭在即 ,一旦 砸下来 , 这些仙 魂草 ,可就 啥也没了 ,错过这次 机会 ,自己的恢复实力的 愿望 就更 不 知道要 等到什么猴年马月了……
所以 ,战狂 也很 郁闷 ,很艰难 的抉择 。
就在 他 发疯似地搜集 者仙魂 草的时候 ,古 寒 却突然 出来问罪 ;战 狂 自然不肯 将 已经到手的九幻流沙 再 拿出来 。于是双方 话不投机 ,干戈将起 。
偏偏 就在 此时 ,天柱山 豁然崩塌了 !
古 寒自然 是勃然大怒 ,如 欲疯狂 ;而战狂因为古寒的阻挠 ,就只收集 了 需要 数量 一半的仙魂草 ,未能竟全功 ,也是 怒发冲冠 !
双方 大战 ,天圣宫方面 高手 陆续加入 战场 ,就在崩塌 的天柱山 之下 ,激烈的 打 了起来 。
但 打着打着 ,突然之间 火山 也渐次 爆发 。
这可 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!双方尽 是 当世 顶峰强者 ,边打 边退 ,一路追击 ,三大圣地 方面 高手 拼了 命也 要 留下战 轮回 ,抢回九幻流沙 ;战轮回 一 开始则是根本 没 将 他们放在眼中 ,再说 ,他也害怕 这些 高手 之中万一有 那么几个人 不惜 自 爆 也 要针对 自己 ,那以 自己现在的身体 ,虽然强悍 ,恐 怕也 还是得 受伤的 。

半天,睡吧纬才一起,从袖子:一起睡吧里拢出一个红布包,往谨言跟前伸了伸,又缩回来,放到炕桌上,轻声说:我来找姐姐,是想叫她把这个还给你。上次,你在养心门内扔察尔汗,摔坏了,我叫人拿出去修了。昨天刚修好。既然她不在,那我先放这里了。说完,抬腿走了。苦了 你 了 。管东流深深的叹息 一声 ,黯然的垂下头 ,却又 接着 抬起头 来 ,眼中一片 痛楚 ,目光 却是 一片 坚定 : 清寒 ,你 可知道 ,爹爹 固然对不起你 ,但是 ,发生 在你 身上的……这两次变故 ,若是 重来一次的话 ,我……我却……
管 东流眼神 深邃 ,目中痛苦 万分 ,似乎内心 在剧烈的挣扎 ,但终于还是 说出 口来 :……我 ,仍然 还是会做出同样的 选择 !身为 管家家主 ,或许我这 一生 ,在你 面前 ,永远都不会 是一个好 父亲 ,可我……
管 清寒痛苦 的摇摇头 :……不要说 了 ,不要说下去……突然 发现父亲 全身 淋湿 ,急忙道 :爹爹 ,你 还是进来再 说话吧 。
不了 ,就在 这里吧 ,淋淋雨 ,我也 能 更清醒 一下 ,也许有许多话 ,进去之后 ,我便再也 不知道 该 如何说了 !管 东流苦涩的笑 了笑 : 关于血 魂山庄的这件事 ,…… ,呵呵 ,现在 说 这些 ,或者 已经没什么用处 。不过 ,你是 当事人 ,我 却 必须让 你 明白 。
管 清寒 异常 疲惫的 侧了 侧 脸 ,暗 叹 了口气 ,道 :爹爹 请讲 。
当时 ,在 接到血 魂山庄 的书函 之后 ,家族中几位长老 已经同时劝为父应承 此事 。管东流 痛苦的闭 了闭眼 睛 ,仰面向 天 ,不看女儿惨白的脸色 ,接下去道 :他们 的 理由很 简单 ,血魂 山庄 ,我们没有能力惹 ;但若是 你嫁 过去了 ,成为厉 腾云 的女人 ,我们管家 便等于 攀上血魂 山庄 这 层 关系 ,这 对家族 ,非但有益无害 ,而且 ,还是天大的好事……

算了 ,你是 猫 , 思维总会 与人 不一样 。
要不 这样 吧 , 师傅 ,水灵灵 要是不肯 降雨 ,你就 去 给她 的 坐骑 水麒麟 带 个信 。你告诉她 ,我 路花花快性命 不 保了 ,如果她 日后 还想 见到我 ,就让 她 明天 在 江浙干旱一带 下场漂泊 大雨 。
咦?徒儿 ,告诉 它 有用吗?路花花 绽放 出 一个无比诡异 的笑容 ,然后露出森 白 的牙齿道 ;那就要 看你徒儿的 魅力了 。
这……老道 我 就试试 !正文12鱼干 竖日 ,文德 殿内 ,一片肃穆 。金色龙椅 上 的 司空烈 ,无精打采的用手托 着下巴 ,此刻 的 他简直疲惫至极 。
由于 昨晚 ,忆及那个蠢 女 夸下海口 , 庆贺她 即将被赶出 后位 ,于是 他 与自己的爱妾 傅姬兴奋 得缠绵 了 整整一夜 ,直至天明方才睡去 。此刻 ,那 还有 精力 打理早 朝?现在的他 ,恨不得再回 傅姬 殿 ,躺 在美人的温柔乡里 ,大睡一觉 。
早朝 就到此为止吧 ,如果众 聊还 有事要 议 ,就写 在 奏折里 ,晚了朕自 会批阅 。司空烈一边 说 ,一边打着呵欠 ,挥了 挥 金色的袖袍 ,意图退朝 。
众文武听罢 ,恭敬的 朝 司空烈 做 了 揖 ,便呈二字排开 ,打算退去 。
报…大殿外 ,突然一声急喝 ,顿时 震 退了所有人的脚步 。就连 刚 走出龙椅 的 司空烈 也不由 收回 了脚步 ,一脸 不耐 的 朝 殿外望去 。
来人 正是 那位 英气泛发 , 丰神俊朗 的镇 国 将军——郑允 。
只见 他身披铠甲 ,紧抿薄唇 ,剑眉浩气 ,走路更是 步步生威 。

上一章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