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穿越 > 余生情深皆为你 > 你看我像人吗?

余生情深皆为你 你看我像人吗?

你看我像人吗?

冬雨 也 不 在意 ,笑着道 :那算了 。以后你想知道 的 时候我再说 。这次我来 是想 给你 说说关于 死役营的事 ,让你心中 有个底……转头 望 了望岳凡 ……免得 你到时候如何死 的 都 不知道 。
接着 收敛 笑容道 :知道 这里为什么 叫死役营 吗?
沉吟 片刻后 ,岳凡皱 着 眉头道 :是不是这里 没人活着出去过?
没错 ,从进来到 这里到现在 ,我还 没有听说 谁活着 出 去过 。我到这里 快 三年了 ,虽然现在还活着 ,但我 却 没有信心 能够 活着走出这里 。
岳凡忍不住……道 :为什么 ?冬雨脸 一变 ,愤恨道 :因为 这里 的 人全都是炮灰 ! ,妈的 ,那些人真 他妈 不是人 养的 ,等 老子出去 后……哼 !
这里 的 人活着 比 之畜生也不如 。军队每次 攻 城都会 把 我们送到 最前面 挡住 敌人的弓箭和刀枪 。在 战场上 ,面对无数的敌人 ,谁又 敢 保证明天自己 还 能活着 ,只有 无休止的杀戮和血腥……冬雨眉头紧皱 ,显得很 是痛苦 。
良久他 才舒缓眉头 ,接着道 :这里 为了区分 犯人 ,刚进来的新人 ,像你这样的 囚犯 全都 穿的 是青色 囚衣 ,其余囚犯 穿的都 是 黑色 ,但 也有 少数 例外的 ,比如我 穿的便是 白色囚衣 。 不同的 颜色代表不同 的级别 ,待遇 上 也有很大的区别 ,青衣 囚犯不但 要 睡 在地上 ,就连 饭也无法 吃饱 ,黑衣囚犯要 好些 ,至少能吃 饱饭 ,而白衣 囚犯除了没有 自由以外 ,不但 能吃 饱 ,还能 独自 住一个营帐 ,待遇 算最好的 。不过能 成为 白衣囚犯之人 却很少 ,现在 营内只 剩下三人 而已 , 除了我 铁血冬雨 ,还有长枪 徐杰和快 箭 黄振风 ,不过我 相信 用不了多久你 也 会是 其中一个 。

看我霜放大了声音。又问了一句人像人毫无反应。秦霜终于我像转到两人身前。一怔之后才你看起来。两人根本没有注意到面前多了人吗。依然细语着。看起来。她虽然能感受到自己存在。只是这两人却全然不知。和上次试炼时又是一番景象。 别 发愣了 ,他快 到了 ,后门 走 ,快 。
听到魂的 话正在发愣的卡麦尔连忙 夺门而出 ,以极快 的速度从 房子 的后门 冲出 ,原本以为 自己必定死 在欧阳 耿 手里的他 绝不会错过 这 一丝 活的希望 。 正如 魂所说 ,一辆子弹 形 ,约两 米长的 个人迷你飞行器 静静的停 在地上就 在卡麦尔 驾驶 迷你 飞行器升空 准备 离 开时一道紫光从 天边射 来 ,眼看 就要击中 卡麦尔 ,卡麦尔 也看到 了 ,他怕 ,他想 呼救 ,但是 他却 叫不 出来 ,他想 跑 ,手脚 却不听使唤 。只得眼睁睁的看着 紫光逼近 ,越来越 近了 ,他 看清了 ,那紫光 是 一个人 ,一个 手里握 着 剑 的人 ,剑尖 直指 自己的心脏 。那个人正是欧阳 耿 ,卡麦 尔甚至可以 看清 欧阳 耿露出 的笑容碰
房顶被巨力击破 ,魂击破 房顶冲出 ,挡在 了卡麦 尔 与 欧阳耿之间 ,双手向前 一推 ,一 股 能量从 手中 发出 ,形成 了一道 像玻璃一样的墙 ,一下挡住了 欧阳 耿的 攻击 ,在 清 翠的 破碎声 中透明 的墙体 出现 了龟裂 ,但裂纹 不 深 ,却很 明显 。
魂 回头对 卡麦尔催 道 还不快走 ,等他杀 你吗?
卡麦 尔 这 才回过神来 ,一 踩油门 ,飞行器突 的 一声猛的向前 冲出让开 ,别多管闲事 。
欧阳 耿 哪 会让 猎物 那么容易逃走 ,中指一弹 ,一颗手指头 般大小的淡青色光团 激 射而出 ,直取 逃命中的飞行器 ,但卡麦 尔 是 魂要保护 的对 像 ,当然 不会 做视不理 ,只见绿色 布制 手套的右手 对 着青色 光团伸出 ,食指画了 一个圆圈 ,一道圆形 的空间之门无声无息的打开 ,通过空间 之门 可以 清楚 的 看到异世界中的花花草草 ,以及一些 长得 像 恐龙一样的巨形生物 。青色 光团 通过那 道 直直 射入异空间 ,击中 了异空间 里的一坐巨石 ,隆隆的巨大爆炸 声响伴随 着 强大的 冲击波从 空间 之 门 中反冲出来 ,将附近十余座 楼房全部击倒 ,还好 这一带的楼房刚刚 完工没 多少人 搬 来 住 。看到这 情景 就 算是实力 惊人的魂 吓了 一跳 :没想到欧阳耿 发射 的小小的 光团竟 有 这样的威力 ,着实让他再也 不敢 小看仙人 的力量 。

颜 淡 想到凡间一些 大户 人家底下的下人也 是跟着 当家人 姓的 ,立刻了然 。只见 红 漆 大门吱呀一声 开 了 ,门后站着 一位锦衣 管事 , 一见唐 周立刻 道 :少爷 ,你回来 了?老爷和夫人 正 惦记着你呢 。
……颜 淡 又变得 很 消沉 。表哥 ,还好 你 回来了 ,姨母每天 每天 地 念叨你 ,我听 得耳朵都 快长茧了 。只听 一道年轻明朗的声音 从 身后传来 ,一位衣饰 华美的 少年 从颜 淡身边走过 ,笑嘻嘻地一拳砸 在 唐周肩上 。
唐周微微 一笑 :这次 离家的 日子 是长 了些 。他语气 一顿 ,又道 :你看上去 ,倒不大像 刚从书院 回来的样子 。
少年腼腆 地说 :表哥你 别向 姨夫 姨母说 ,这端午要到 了 ,我 有几个朋友想 博 那 赛龙舟的彩头 ,我 就 去江边瞧了 。
你放心 ,我 不会说 的 ,不过 你也 得 先 擦把脸 。唐周转 过头看了 站在台阶 下 的颜 淡一眼 ,颜 淡立刻 自觉 地走上前 。
少年 瞧 着她 ,笑着道 :表哥 ,这位姑娘 是?
唐周随口 道 :我师妹颜 淡 。

看我的说,即便方暮如今已你看与控人吗初期的武者对抗的实力,但像人遭遇到小妖级别你看我像人吗?的妖兽,仍我像落败而亡的结果。不说其他,仅是当日遭遇妖莲,若不是它身为上古异种,苦修万年仍无法晋级妖兽,方暮等人此刻恐怕已成为妖莲所控制的分身,彻底沦为行尸走肉了。嘿嘿嘿嘿 ,天堂 有路 你们 不走 ,地狱无门 你们 自来投 ,今天 ,有一个 算一个 ,你们都别想跑了 !周灵 的 嘴角一咧 ,随后脚下一闪 , 向着面前的 这些小混子便 扑了过去 。
这些 混子可不是那种 刚 入 行的小 玩 应 ,这些 家伙的手上 可都是 沾 过 血的 ,为首 的 那个家伙 ,看着周灵 向着自己冲 了 过来 ,当下也不再 犹豫 ,用自己手里 面的棒球 棍 ,向着周灵的 脑袋 便砸了 过去 ,但是可惜 ,他的速度 太慢 了 ,周 灵一个 闪身 便已经 跑 到 了 这个家伙的身边 ,一脚真正踢 在 了 他的 要害上 ,周灵 平常的时候 这一脚都 可以把 对方给 踢废 呢 ,更何况 是现在用上 了BUFF 了 ,这一脚下去 ,周 灵便感觉 对方的东西 应该 是保不住 了 ,不仅两个 球瞬间 碎掉 ,而且那根棍也 被踢 成 了肉泥 。这一脚 ,对方的球 棍 ,就再也 落不下来 了 。
但是周 灵可不 会就 这么放过 他 ,废了对方这不是目的 ,目的是 整死他们 !
一 拳上去 ,正中 对方的鼻骨 ,周灵 可以看 的到 ,对方的 鼻骨瞬间 塌 了下来 ,而他 手里面的 球棍则 被周灵 劈手夺 了 下来 ,接着左右开工 ,旁边的两个 家伙还没有反应过来 呢 ,便直接 被 周 灵砸 破了 脑袋 ,这回可不 像是周灵 第一次打架的 时候 只是砸 破 点 皮 而已 ,周 灵可以 感觉的到 ,对方的头骨 也跟头裂着 ,头骨 被砸裂 ,然后周 灵又 飞起两脚 ,正中 对方的胸口 。
咔咔 !一阵肋骨 断裂的声音 在这个小巷子里面 回荡了 起来 ,把 这三个 家伙打 废之后 ,周 灵 也不 收 手 ,拿 着球 棍 ,向着这些家伙 身后的那些 人冲 了过去 !

谢谢 你 。诺 颜辞别 黄 掌柜 ,匆匆 离开锦绣布庄 。她没有发现 ,她刚一离开 , 斜对面的一间 茶楼内便转出一个年轻的 男子 。
男子 一身白色儒服 ,手中折扇轻 摇 ,不知 是 有意还是无意 ,折扇恰好 挡住了 他 的下 半边脸 。 男子目送诺 颜远去 ,直到 她的背影 消失 在 拐角处 ,才低头 从 怀中 取出一枚戒指 ,戴在左手无名指 上 。
布庄内雅雀 无声 ,黄 掌柜讶异地 抬起头 ,只一眼 便被这个 犹如人中龙凤的年轻 男子给 牢牢吸引 住了 。
男子来到黄 掌柜面前 ,左手好似 无意 地 放在柜台 上 ,他的无名指 上 ,一枚造型特异的戒指 闪烁 着 幽幽的绿 光 ,好似夏 夜里的一点萤火 。
黄 掌柜两 眼死死地盯着 那点萤火 ,半晌才 说 :公子 ,里面请 。
男子 锐利的目光 密切 注视着 黄掌柜的 反应 ,闻言 眼中 却增添 了 几 分寒意 。他一个 字 都没有 说 ,随在 黄 掌柜 身后 走了 进去 。
诺颜 以最快的 速度回到 宫中 。尽管萧 贵妃派 人 一直盯 着她 ,但她不比 莹 露 ,早 在出 宫前就 不 着痕迹地 摆脱所有人的视线 ,因此并没 有人知道她出宫 的事 。
刚迈进 甘泉 宫的大门 ,就 见凝 霜在 回廊 上团团踱着步 。 一见到她 ,凝 霜面 露喜色 ,三步并作两步 走 了过来 。
娘娘 ,你总算 回来了 。

上一章 目录